資訊中心 > 社會 > “張獻忠沉銀”引村民挖寶 最窮人家買房買車

“張獻忠沉銀”引村民挖寶 最窮人家買房買車

來源:新京報記者 韓雪楓2017-02-03 18:13:38 瀏覽:
  張獻忠沉銀引村民挖寶 最窮人家買房買車    21月18日,江口沉銀考古現場大門緊閉,里面正進行發掘工作。新京報記者 韓雪楓 攝 ...
  “張獻忠沉銀”引村民挖寶 最窮人家買房買車

  

1月18日,江口沉銀考古現場大門緊閉,里面正進行發掘工作。新京報記者 韓雪楓 攝

 

  21月18日,江口沉銀考古現場大門緊閉,里面正進行發掘工作。新京報記者 韓雪楓 攝

  1月15日,四川眉山市彭山區江口沉銀遺址考古現場發布消息,考古隊在施工的過程中,已發現少量銀錠、銀簪、戒指等文物。

  1月5日,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遺產保護中心、眉山市彭山區文物管理所啟動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發掘工作。

  2005年以來彭山區江口鎮岷江河道內陸續發現了大量文物,這些文物包括銘刻年號的金冊、裝于木鞘中的銀錠、“西王賞功”錢幣以及大量的銀質飾品、碎銀等。2015年12月,在彭山召開了江口沉銀遺址保護和考古研討會,經專家論證,江口沉銀遺址極有可能為文獻中記載的張獻忠船隊被伏擊地點。

  張獻忠是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,在成都稱帝,創建大西國。順治三年,張獻忠從成都撤退,途經江口時被南明將領楊展擊敗,將許多裝有財物的船只沉在江口。

  張獻忠已死去近四百年,但他留下的寶藏,仍攪動著風云。

  2015年,彭山公安機關破獲大案,打掉盜掘文物犯罪團伙10個,破獲盜掘古文化遺址、倒賣文物案件328起,抓獲犯罪嫌疑人70名,追回各類文物千余件,其中一級文物8件、二級文物38件,三級文物54件,涉案文物交易金額達3億元。

  驚天大案的背后,是岷江邊狂熱的發財夢:有人一夜暴富,有人葬身江底,有人鋃鐺入獄。

  寶藏

  1月13日,“江口沉銀遺址”挖掘現場,整個工地南北長約1.5公里,被藍色的彩鋼板圍住。現場只有兩個出入口,一個離鎮政府不遠的出入口供人員進出,一個靠北稍遠的供工程車輛通行。挖掘現場采取全封閉管理,工作人員進出都要通過安檢。

  在考古現場不遠處的雙江村,村民王建昌(化名)說,“早年間確實聽說過有人打漁撈起過東西,但沒人當回事。大家真確定江里有寶貝,是近十年的事情。”

  記者查閱當地文史資料發現,上世紀90年代初,當地就已經發現過銀錠。彭山一位政協委員告訴新京報記者,當時彭山縣政府對這些發現也很重視,1993年邀請了四川省地礦局物探隊高級工程師李明雄一行8人,在“老虎灘”一帶秘密進行了初步勘探。

  勘探發現了7處“異常地段”,其中3處已肯定與大批金屬物有關。李明雄團隊隨之繪制了定位圖紙。

  彭山一位退休干部透露,當時之所以沒有挖掘,一是縣里資金緊張,難以承擔挖掘費用,二是誰也不敢肯定水下是否有寶藏,縣里害怕承擔無功而返的責任。

  彭山區文物管理所所長吳天文介紹,2005年4月,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鎮岷江“老虎灘”河床施工過程中挖出了一段木頭,從木頭中滾落了一些黑色的塊狀物體,被附近村民和周圍工人瓜分一空。

  事后,彭山文管所和公安機關一共追回了7個黑色物體。經鑒定,這些黑色物體全部是銀錠,其中六個有銘文,寫著“京山縣十五年餉肆十兩”“湘潭縣運糧官軍行用糧五十兩”等字樣。

  “這些銀錠是崇禎年間,時間和張獻忠對得上,加上是湖南、湖北的餉銀,銘文上的地名和張獻忠的行軍路線吻合,我們就懷疑這是張獻忠的沉銀地。”吳天文說。

  彭山江口挖出銀錠的消息經媒體報道后,居住在岷江岸邊的村民,將他們的目光慢慢放在了這片世世代代在身邊流淌的江水上。“只要河灘上有施工,大家都會去轉一轉,看能不能撿到東西。”王建昌說,他也去河灘上撿過,但“什么都沒撿到。”

  就在關于沉銀的議論慢慢冷卻時,寶藏又出現了。

  2009年11月,中央電視臺《走近科學》“尋找迷失的寶藏系列”節目,完整展示了李明雄多年前繪制的“藏寶”圖紙。

  2010年,岷江邊的采沙場里挖出了一個重達12斤的黃金盤。2011年,岷江河道取砂石的過程中,大量文物被挖出,包括金冊、銀錠、西王賞功金幣、西王賞功銀幣、銀發簪和大量碎銀。

  岷江的平靜被徹底打破。人們蜂擁到江灘上,拿出各種工具,四處進行挖掘。在江邊挖掘之余,還有人把目光投向了水下。“人最多的時候,半夜十多艘船停在江面上。”吳天文說。

  暗流

  徐云(化名)就是把目光投進水里的人。他是彭山小有名氣的收藏家,因為藏有5件與張獻忠有關的文物,2009年還上了中央電視臺。

  2012年底,徐云找到古董圈內人王文(化名),一起打撈水下的寶藏。他倆根據需要,又找了兩名“合伙人”——梁健(化名),雙江村漁民,王文的表親,擁有一條漁船;宋明(化名),曾在海軍某部服役,有著多年潛水經驗。

  四人每人出資1.5萬元,購買了潛水服、氧氣瓶、金屬探測器等設備。

  第一次出水是在2012年12月。當天,他們將船停到了江中,由宋明身穿潛水服,綁著繩索到水下挖寶,持續了四五個小時后,什么都沒有撈著。之后,他們繼續以每周兩三次,每次三四個小時的頻率,打撈著自己的發財夢。

  徐云后來向警方供述稱,這個持續10個月的盜寶行動,共計挖到10個五十兩銀錠、1個金“西王賞功”、3個銀“西王賞功”,1張金冊等。自己總共分得35萬元。

  直到受審時,徐云才知道他們這個四人團伙,挖到的文物遠不止這些。事實上,這個四人團伙里還有一個小團伙。王文、宋明和梁健,常會瞞住徐云偷偷去江里開工。

  在挖寶行動開始后不久,琢磨出規律的王文就悄悄找到宋明說,水下只有你一個人,每次都是我拉你上來,如果能夠把寶物藏起來,我可以幫你賣掉,賣的錢我們均分。宋明同意了王文的建議,此后他幾乎每次挖到寶,都會隱藏一部分。

  徐云一直以為只挖到1張金冊,實際上這個團伙共挖到了6張金冊,其他5張被王文、梁健和宋明私藏。

  2013年10月的一天夜晚,已生疑心的徐云跑到江邊停船處,發現王文三人瞞著他下水了。事情敗露,四人散伙。徐云隨后將兒子送到成都學習潛水,重新組建了一個新團伙。

  即使在王文、梁健和宋明三人的小團伙中,王文和宋明對梁健也有所隱瞞。雖然每次開工梁健都在船上,但他始終不知道王文和宋明挖到的最珍貴文物——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。

  判決書顯示,金印總共賣了800萬元,宋明分得390萬。

  這枚金印后來被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。彭山區文管所所長吳天文告訴新京報記者,這枚極有可能是張獻忠本人持有的金印,是江口沉銀遺址的核心文物,意義重大。

  偵破

  對于那段被瘋狂盜寶的時間,吳天文記憶深刻。作為文管所所長,保護文物是他最重要的工作。

  岷江魚少,所以平日江面上的漁船很少見,遑論夜晚。因此夜里停在江面上的船只引起了政府部門的注意。2013年4月,彭山文管所和公安部門一起組建巡查組,開始在江邊巡查。

  但這種巡查有時并沒有用處,吳天文說,晚上在江上行船并不違法,“他們可以解釋說在打漁、在游泳、在練潛水,哪怕是將挖到寶的漁船堵到江心,只要船上的人悄悄把文物扔到水里,便算毀滅了證據”。

  巡查無濟于事,吳天文和公安部門想到了一個方向:從文物倒賣入手,收集證據,打掉這些團伙。

  當地警方稱,2014年5月1日,眉山市成立專案組展開秘密偵查,用近一年時間梳理出6個盜掘團伙、3個倒賣團伙,總計40余名涉案人員。

  2015年4月25日下午,當地公安機關抽調212名警察,分成8個抓捕組對已掌握的6個盜掘團伙骨干展開了同步抓捕。12小時內到案31人,扣押西王賞功27個、銀錠39個、各類錢幣逾千枚、其余金銀雜件逾百個、潛水服30套、氧氣瓶24個、金屬探測儀6臺。

  同年6月,徐云及兒子自首。

  那一年,彭山公安機關打掉盜掘文物犯罪團伙10個,抓獲犯罪嫌疑人70名,追回各類文物千余件。

  被捕的70人里,來自雙江村的有10多人。60歲的趙合就在去年9月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緩刑4年。

  他曾告訴警方,他一直都經受住了誘惑。但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發了財,他最終沒忍住。

  村里也有下了水再也沒上來的。王建昌說,有個不到30歲的小伙子,下了水再也沒有上來,留下一對孩子。

  村里也有人因此發了大財。村民看著他從村里最窮人家之一,忽然買房買車,再換車,最后鋃鐺入獄。

  今年4月,考古發掘工作就將完成。村子旁邊會建一個博物館,擺滿從江里挖出的文物。

  “國家全挖完了最好。”與記者的聊天中,一位村民說。

  這個村民身后的房子上,粉刷一行標語:增強法治意識,減少違法犯罪。

  來源:新京報記者 韓雪楓

瓊海視窗(微信公共平臺)

熱詞搜索:買車 村民 窮人
編輯本文: 煊煊
頭條推薦
001避孕套成爆款 真的是越薄越好?

001避孕套成爆款 真的是越薄越好?

  這年頭朋友圈最不缺的就是代購,而眾多產品中給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男人的福音——島國幸福001 避孕套 ,據稱是世界最薄給你零阻隔的性福體...

2016年哪些人必會結婚生子

2016年哪些人必會結婚生子

元旦剛剛過去,全新的2016年已經開始,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里財源滾滾、萬事如意,然而受命和運的影響,不可能人人都那么順心,那么...

熱圖關注
6歲男孩欲帶鞭炮上動車 被瓊海鐵警查出阻止

6歲男孩欲帶鞭炮上動車 被瓊海鐵警查出阻止

  6歲男孩欲帶鞭炮上動車 被瓊海鐵警查出阻止瓊海視窗網絡配圖  還給我,把東西還給我。2月2日上午9時許,在瓊海火車站候車大廳巡邏的

網友熱帖

發表話題

24小時排行榜
今日足球比赛结果查询